学术动态 | 我院副院长李鎨翰教授接受《台海》杂志专访谈《进行合理化保护才能延续记忆》
作者:   发布时间:2020-10-21   浏览次数:13

在漳州龙海市,有一座年代久远的古城堡——浦西城堡。 它曾抵御过倭寇入侵,保护南宋赵氏后裔,古迹旧城中的一砖一瓦都印刻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然而,曾经的繁华已褪去,留下的唯有沧桑和记忆。2018年,浦西城堡开始着手进行修复工作,在修复团队中,有一位来自台湾的教授,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建筑学院副院长李鎨翰教授。他主修西洋建筑学,却在大陆与闽南古厝结缘,对古厝研究与修复产生了浓厚兴趣,并因缘际会地主导了浦西城堡部分古厝的修复工作。


李鎨翰教授(左一)在指导学生进行夯土实践

如今,走进浦西城堡,淅淅沥沥的雨隐入新砌的瓦里。从瓦当滴落的水声里,有古意在心里轻缓流淌,如唐代的诗,如宋代的词,亦如李鎨翰教授心中对闽南古厝那份深沉的热爱。




因教学实践与古厝结缘

说起自己与闽南古厝的缘分,李鎨翰说,那是源自建筑学院已经进行多年的暑假实践周课程:建筑学专业大三的古建筑测绘,在这个全国建筑学专业的院校,都会有的常规教学课程里,李教授把教学和兴趣结合在了一起。学西洋建筑学出身的李鎨翰,来厦门大学嘉庚学院之前,并没有系统性地接触闽南古厝,但从小在台湾长大,童年记忆里常有红砖厝的身影,李鎨翰对闽南古厝有着天然的好感与兴趣。浦西城堡位于嘉庚学院附近,自2016年起,李教授就常常带著学生社团古建筑保护联盟的同学出入在城堡里,进行各种调研、摄影、写生、记录、模型制作等活动,与村子里结下了良好的友谊。


浦西城堡番仔楼(洋楼)外立面


也正因为双方有着深厚的情谊,2018年浦西城堡启动修复工作,当地负责人找到李鎨翰,希望他能带队参与,帮助修第一栋古厝。出于对古厝的喜爱,李鎨翰欣然接下修复任务,带队进驻浦西城堡,在教学之余,开始了漫长的修复工作。“刚接触浦西城堡的修复,我发现房子问题不少,而这些问题,又恰好可以说是现阶段大部分闽南古厝都存在的。”李鎨翰说,“现在遗存的闽南古厝,大多无人居住,即便有人,也是老年人。年轻人都不爱住,为什么?因为大多不符合现代生活舒适性的要求,通风采光不良,容易潮湿,气密性太差,隔热效果也不好。”

古厝缺少人气,就会产生第二个问题:没有用途。“大面积的古厝,修好了还是没人住,只能空置在那里,最终也只能招来蛇虫鼠蚁,让古厝再一次被破坏。”在李鎨翰看来,古厝一旦容易被破坏,就会出现第三个问题:费钱。“古厝的每一次修复,都需要耗费大量资金,且相比西洋的石质建筑,木质的古厝保存时间非常短,基本每五年小修一次,每二十年就要大修一次,这种修复都是高成本的。”


副院长李鎨翰教授(右二)在指导学生


虽然闽南古厝面临诸多问题,但在李鎨翰看来,修复闽南古厝还是非常必要且亟待去进行的。“闽南古厝属于中原汉人建筑的一种,但与中原其他建筑模式相比,民居古厝在历史上受到很多多元文化的影响,建筑构造与色彩装饰都呈现独有的特点。闽南古厝的存在,对于我们研究闽南历史文化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同时,‘红砖文化'不只是闽南古厝建筑特色的发展与成就的概括,更多是闽南人精神世界相连接的文化。”李鎨翰说。


闽南古厝风光




修缮之前做好精细测绘


进行古厝修复工作的第一步,就是要对房屋进行详细的测绘。之前,李鎨翰已经带学生做过浦西城堡的测绘,但当时的测绘图并不够精致,很多标识并不足以作为真正的修缮设计图纸的精度。于是,李鎨翰必须重新进行一次认真、细致的测绘。古建筑测绘的作用很多,但如果是用作于修缮,有些地方跟一般的测绘还不太一一样。李鎨翰介绍,修缮前的测绘,其实有两个部分:第一,要先把整个古厝的大小尺寸详详细细地量出来,这里的测量,不仅仅是指古厝的面积,还包括它的高度,屋子内外每一个构件的尺寸、大小,例如屋面的弧度是怎样,里面材料是什么?墙体的高度、宽度、厚度,里面到底是石灰、土还是砖,外面是抹灰还是砖砌?这些,都是必须在测绘图里标注出来的。


修复古厝现场


“其实,修复前出测绘图,还有一个意图就是为了帮助做好修复的估价。比如一面墙面积是三平方米,损坏了大概三分之一,之后需要用什么材料,用什么技法修复,也都要标注在测绘图纸上。”李鎨翰说,修复一栋古厝,他们团队绘制了上百张非常精细的图纸,方便后续投标的修缮工程公司提前算出成本。为了绘制图纸,李鎨翰还参考了其他修复案例,多次走访其他古厝,并找了古建修复内行的专家朋友进行咨询,从材料上、从工法上考虑了很多东西,“绘制图纸的工作是非常繁琐的,大家需要很细心地把它做出来。这个工作也很能磨练从业人员的耐心和技艺,这也是建筑师培养中很需要的两个素质。”李鎨翰说,不管是学生也好,老师也好,能够实际接触这样一个古厝修复项目,对自己水平提高是非常有好处的。




修复古厝现场


在古厝修复中,还会遇上屋内雕饰、壁画损毁的情况,这种又要如何去修复呢?李鎨翰介绍,对于损毁的雕饰壁画,必须在测绘图上,详细地照着它坏掉的样子描绘下来。这时候,需要思考的是,怎样去更好地恢复它原有样貌。“一般来说,我们会去找过去屋主留下的照片,看看有没有相关的记录。如果没有,就必须考虑和雕饰壁画同一个时代的作品,它是如何呈现的,再根据这些作品提出修复意见。”但在实际修复过程中,李鎨翰团队面对损毁的壁画,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一开始,我们也是按照壁面形成的年代特色,准备用同时代、同材料、同工法的形式,将壁画做修复。 但在一次修缮方案评审会上有一位资深的修复专家提出,修复壁画是需要极复杂工艺和高昂费用的,如果我们找不到很好的师傅,也没有足够的经费,这种彩绘修不如不修。”最后,李鎨翰在综合各种因素考量后,最终决定只是将彩绘壁画清洗干净,空在那,等待将来有缘再修。




古厝保护要唤醒民众认同感

参观了多个古厝群,又实际参与了古厝的修复。对于闽南古厝的保护,李鎨翰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在李鎨翰看来,闽南古厝的保护,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民众对古厝缺乏认同感,致使自身的保护意识很弱。“没有认同感, 就不会想着要去保护它,看到古厝破坏了,干脆就拆掉,盖成混砖的新房子是最好。一旦人不想保护了,修复利用之类的就更不用提了。”为了唤醒人们对闽南古厝的保护意识,李鎨翰所在的嘉庚学院建筑学院专门为非建筑系的学生开设了选修课,叫做闽南传统建筑,就是希望大家都可以了解闽南建筑。“除了开设课程,中小学还可以多安排学生参观闽南古厝,在最年轻一代, 就唤醒他们对闽南古厝的嘉爱和自豪感,从而产生认同感。”“闽南古厝修复很重要,保护也一样重要。”李鎨翰说,他在参观闽南古厝时,发现很多古厝都被成片地拆除。“这种有组织性的拆除,才是闽南古厝最大的杀手。”碰到这种情况,政府部门需要思考的是,怎么样在经济可诗续发展的情况下,还能够兼顾文化的传承发展。这是一种博弈,也是政府的责任。”李鎨翰说,国外保护古建筑,政府承担了绝大部分责任,因为这种保护需要大量的资金。国内也是一样,现在住在古厝里的人,大多都是经济弱势群体,他们根本没钱去翻修房子。这时候,就必须要用政府行为去主导古盾的修复,提供资金和人力的帮助。


副院长李鎨翰教授(左二)及王鑫刚老师(左一)带队调研浦西城堡

“当然,修缮了之后,一定要伴随着传承。比如像巴黎,巴黎政府花了重金投资在古文化上面,这笔钱对一般国家来说是天方夜谭。可是同样,巴黎吸引的旅游人口是其他地方所不能及的,游客到巴黎来就是来看文化。如果巴黎不能提供令人满意的精致文化,游客也就不来了。”在李鎨翰看来,文化其实是一种资产,政府对于闽南古厝这种文物的投入还是要增加的,让部分真正的精品,很有价值的,且有活化潜力的古厝长久留存下来。同时,在修缮维护过程当中,还要去适当培养那些善于设计、建造跟修复的传承人。2020年春节过后,由于疫情,回台过节的李鎨翰没法及时回到大陆,回到自己热爱的古厝修复工作中。从村干部口中,他知道自己带队修复的浦西城堡中的两栋古厝,已经修复完毕,等待验收。


浦西城堡(修复前)


浦西城堡(修复后)


2020年8月,在记者采访时,李鎨翰已经顺利回到大陆,回到嘉庚学院,也再次踏进已经修缮一新的古厝中。看着变化巨大的红砖厝,回想近两年的修复工作,李鎨翰非常感慨,这份修复工作将作为份最难忘的记忆,伴随着他左右。“一栋古曆, 承载着集体的历史记忆,需要进行合理化的保护,才能延续记忆。”有了这次成功的修复经历,李鎨翰说,他将继续积极参加到保护修复古厝的行列中,让闽南古厝能永远绽放,世世永存。


本文刊登于《台海》杂志。(《台海》杂志于2006年8月创刊,由厦门日报社主管,台海杂志主办、厦门日报社控股的厦门华亿传媒有限公司出版经营管理。《台海》杂志是目前海峡西岸惟一拥有正式刊号、以涉台报道为主要特色、走市场化经营的时尚生活类杂志。)